十月份我和振宇回到香港,正式開始兩個人的無業生活。雖然好朋友們一個個離開香港,但是時不時大家也會聚首。乘着德國讀書的楊大俠回來做田野,我們就一拍即合的想折騰個播客。

選題女王楊大俠想了個好名字叫「無業游民」。我簡直是一聽傾心。再加上獲得港片二大爺 Sean 首肯的超酷英文名 The Unemployable。全項小能手振宇駕輕就熟的註冊了域名,搭建起網站。作為字體愛好者,振宇還找到了青春佛系無欲無求的“念真體”給我們的播客做了 Logo。我感覺找到組織了。

從前一直以為播客很簡單。平時也很喜歡聽。上中學的時候愛聽江蘇音樂台的「都市夜歸人」,江蘇交通廣播台的「男生宿舍」,(振宇最喜歡的是「反波」,後來知道原來楊女俠小時候還做過兩年的童聲主播)。心裡從小就有個主播夢。神學畢業在家已經是三年半,其實在家裡什麼都好,就是沒有人說話(有時候是沒有人聽你說話)。於是常常做家務,寫東西的時候就開個聲音在背後。有時候是一點爵士樂,有時候是各種播客。最常聽的就是「文化土豆」、“Dear Sugars”,後來發現像我這樣的人挺多的,越來越多的人在家自由職業,有個聲音的陪伴似乎是生活的必需。

實際操作起來,才發現聽着節目和想象做節目和真的親自做節目實在完全不是一回事。首先是聊什麼?第一期節目,我們講的是一個爆款遊戲《中國式家長》。楊女俠一直告訴我們她玩的多興奮,很多東西可以聊。我從來不玩遊戲,振宇不愛玩養成類遊戲。而遊戲中最重要的話題——高考,其實是一個我雖然經歷過卻因為不開心而記憶模糊並且很少思考的話題。要提問,卻沒建立起知識庫,要對話,卻因為不適應對着話筒說話,而緊張到思維卡殼說話結巴。所以這期對我來說,真的是尬聊(不過我知道你們聽不出來,因為有後期剪輯嘛,嘿嘿)。

錄完音還發現,心向的話筒不太適合「鏘鏘三人行」(本來振宇買來的二手話筒是用來玩「全民K歌」的 Shure PG27 USB),因為只有正對話筒的人聲音最清楚,坐兩邊的人聲音就很小。行動派振宇出場,當天晚上就去買了個入門款的全能型話筒——Blue Yeti(楊女俠說,它好像一個正要發射的小火箭)。

做完了那期節目,楊女俠又寫了新一期的 Game ON——《中國式輪迴:爆款遊戲與大陸80/90後的集體無意識》。讀了後我才知道她為什麼為這個遊戲興奮。當代中國的現實主義題材的遊戲實在是少的可憐。好不容易來一個就且玩且珍惜吧。而且裡面放了很多貼近80後一代人的各種梗,一邊玩着遊戲,一邊就見到了那個無處安放童年的自己。節目中忘記問的和還不懂問的問題,文章裡面都給我一一解答。楊女俠寫的痛快,我也讀的受益。

第二期節目,我們聊得是振宇喜歡的電影 Searching。現在你們聽到的版本其實是第二版的。第一版因為我們各自顧着講自己想講的東西,聊得像在讀演講稿。錄完了實在是有點受挫。原來做播客還蠻難的。不過無業的好處就是,一遍不行,再接着來,這才有了第二版。不過也因為大家實在聊得太累了,到最後都有點說不出話來了,虎頭蛇尾草草收場。(楊女俠:聽到最後好像被人打了一拳)所以給聽到最後的朋友們鞠一躬,請多多包涵。

不過這兩期節目發出來,很多朋友給我們留言,收到的幾乎都是肯定。天哪,自己聊得像吃蒼蠅,別人卻聽得很歡樂。這給了我們很大的鼓勵。繼續做下去。

我們剛剛更新的第三期節目,請來了宇宙最靠譜科長同學。科長是個話題滿滿的選手,多軌人生無縫銜接,行動和思考都在線,只要需要幫助,我們總是第一時間想到他。

錄節目之前,我們一起討論了彼此要聊的點,要在有限的時間內言之有物又不失節奏感,聊天就要有組織。我們希望帶出「放棄」這個話題的不同層次,結合我們每個人可以分享的東西,帶出其中包含的豐富性。因為之前有朋友反映我們的錄音有很大的背景噪音(實在抱歉,技術上我們還太菜鳥),所以這次想試試換個場地,預定了大學的討論室,想着會不會安靜一些。結果沒有了噪聲,卻有了回聲……不過這次聊天的感覺特別好,大家很放鬆,科長的分享很走心(用心),我想他事先做了很多準備。所以如果還沒有聽節目的,快去聽吧。

聊完了放棄這個話題,科長提出的什麼是難事,讓我思考許多,許多東西漂浮在我腦子裡面揮之不去(昨晚還夢到自己掉了一顆牙,好疼)。不過無論如何,我想我已經愛上了這個新的 Project——它讓我興奮,也讓我思考,讓我們可以為了純粹的喜歡而坐下來好好聊聊。

不知道聽到節目的你身在何處,如果你想說故事,有趣或者傷心;感興趣的話題,關於自己或者關於世界,都歡迎給我們留言。也許有一天,我們就可以聚首一堂,一起做一回「遊民」。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