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讀了那麼多新聞,我想自己去看看

「如果可以親自去看看正在發生的事情,不知道會不會對新聞有不一樣的感受和判斷。」這是一種念想,也是過去一年生活在香港的體驗。當偶然得知有朋友的朋友親自嘗試,在封城之後進入了武漢,並且從個人視角做了一些記錄,我就按耐不住,撥通了這個打往武漢的電話。

046. _____在瘟疫蔓延時

這段日子的心情很多變,有憤怒有感動有悲傷,但也不全然是這些,還有在無人的江邊曬太陽的暖洋洋的無聊,以及第一次和大學同學連線打撲克的 guilty pleasure。我想,這些以後我都會記得。我總覺得,我們在經歷的並不只是有明確開始和結點的「公共事件」而已。生活是連綿的,等到事件結束,世界去關注下一場災難,人們仍將帶着這段時間裡各樣的痕迹生活下去。

045. 我努力做社畜,為了以後不社畜

在沒法上班的日子,我們和兩個資深社畜——板藍根和小月,聊了聊社畜生活之種種。它如何給我們力量,又帶來怎樣的沉重負擔,而最終我們希望反思——如何讓自己在這探索未知的途中不至迷失,又如何在自我實現的同時不至擠壓他人。這分寸,我們都需要練習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