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疫情,多了许多独处的时间,整个人的生活变得非常向内:去菜场的次数超过了过去几年的总和,把家里轰轰响了六年的冷气机给换了,买了张舒服的办公椅,也开始学会品茶和烧耳机。不过,那些对于人生和职业选择的迷茫都还在,「待办列表」中有一大堆逾期事项不想去面对,时常就陷入焦虑和自我否定的情绪中,难以自拔。

在气压最低沉的日子里,如何让自己恢复觉知、重拾动力?我想到了灵性生活。

彩虹和毕然是朋友圈中少数在过有规律灵性生活的人。彩虹是宗教学博士,研究宗教十多年,却是从2016年接触到瑜伽开始,才从灵性生活的研究者变成了实践者;毕然则是在一年半前,突然意识到自己长期处于一种很压抑的状态,在偶然读到一篇文章后,开始了 Soul Searching 的历程。她们是怎样过灵性生活的?灵性生活真的会改变你的三观吗?向内探索的灵性生活会不会让人变得犬儒?在这期节目中,我们一起聊了聊灵性生活之种种。

???????? 嘉宾:

彩虹毕然

????️ 制作/主持:

振宇

???? 聊到的话题:

1.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灵性生活的;
2. Life Coaching 和灵性生活有什么不同;
3. 你是怎么理解「灵性」和「灵性生活」的;
4. 毕然、彩虹和振宇不同的灵修径路;
5. 宗教信仰可以是流动的吗?
6. 东西方语境对于灵性的不同认知;
7. 不同宗教传统对于身体的态度;
8. 毕然在杭州的禅修经历;
9. 振宇在香港长洲岛的灵修经历;
10. 灵修积蓄的能量,能够回归日常生活吗?
11. 如何在灵性生活中接纳自己;
12. 灵修生活如何改变了自己;
13. 向内探索的灵性生活会让你变得犬儒吗?
14. 灵性生活会不会有些负面效果?

???? Show Notes:

1. 毕然提到 my little airport 的歌曲是《北欧是我们的死亡终站》
2. 振宇提到泰泽祈祷(Taizé Prayer)是一种跨宗派的,在基督教与天主教中广泛使用的灵修式崇拜。这种模式是依照修院灵修方式而模仿的灵修式的祷告方式。在泰泽祈祷中,会透过反复、混声咏唱《圣经》中的片段,「令人的心静定下来,和别人、和天主都逐渐相融更深、更合一」。
3. 入场音乐是 Eddie Vedder 的 The Long Road,出场音乐是 Neil Young 的 Heart of Gold
4. 封面题图的作者是马来西亚插画家 Zhi Kang Lim。

???? 彩虹录完这期节目后写下的灵修笔记:

灵性生活对戒律的修持没有特别一贯的要求,非暴力不贪婪这些是原则,不是诫命。有人把它当作戒律,比如出家人,严格修持,那是自律的要求。而有人做不到吃素,也可以用爱自己爱身边人的方式来实践非暴力的原则。那种做不到很挣扎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把持戒当做了目的,而不是修持的手段。

我刚刚练习的时候又想到了一点,自己灵修没有特别多的经验分享,除了修行浅,体悟不深之外,还有就是像自己大汗淋漓在垫子上扭呀跳呀的受苦,都只是为了自己。有些经验不太能像基督教讲见证一样讲出来,见证似乎预设了经验的可复制性,带有感化别人的目的。

灵修关注的还是自己,感受只有自己能理解,有些经验和故事我自己说出来都觉得特别勉强。我有时候拍练瑜伽的照片发朋友圈一样,凡是拍出来想要分享的都不是最好的状态。自己一个人练习的时候才会意外地体会到特别美好的感觉。比如我刚刚练习找到一种特别轻盈的感觉,是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但这种感觉不会常驻。就好像你坐在船上观鲸,不知道鲸鱼会在哪一个瞬间浮现。鲸鱼浮现的那一刻的惊奇体验,带来满足,也让人更加渴望它下一刻的出现。

这种观鲸式的体验我不只在瑜伽练习里找到过。我最喜欢的的哲学家是怀特海,读他的书有时也有这种一瞬间的惊喜的体验。灵修体验是不太能计划的出来的,有一种诗意的状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