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_____在瘟疫蔓延时

这段日子的心情很多变,有愤怒有感动有悲伤,但也不全然是这些,还有在无人的江边晒太阳的暖洋洋的无聊,以及第一次和大学同学连线打扑克的 guilty pleasure。我想,这些以后我都会记得。我总觉得,我们在经历的并不只是有明确开始和结点的「公共事件」而已。生活是连绵的,等到事件结束,世界去关注下一场灾难,人们仍将带着这段时间里各样的痕迹生活下去。

045. 我努力做社畜,为了以后不社畜

在没法上班的日子,我们和两个资深社畜——板蓝根和小月,聊了聊社畜生活之种种。它如何给我们力量,又带来怎样的沉重负担,而最终我们希望反思——如何让自己在这探索未知的途中不至迷失,又如何在自我实现的同时不至挤压他人。这分寸,我们都需要练习把握。

039. 在漫长的冬天等待雪 | 开小差

我原本以为,和那个熟悉的地方不欢而散,只身来北京闯荡,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但半年过去,一开始的雄心壮志慢慢耗尽,我不再那么确定了。也许根本不存在什么「正确」的决定,也许漫长的冬天过去之后一切又会好起来。无论如何,我仍然盼望着这个城市、这份工作还会给我带来新的惊喜,就像在难熬的寒冬里突然看到漫天飞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