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在漫长的冬天等待雪 | 开小差

我原本以为,和那个熟悉的地方不欢而散,只身来北京闯荡,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但半年过去,一开始的雄心壮志慢慢耗尽,我不再那么确定了。也许根本不存在什么「正确」的决定,也许漫长的冬天过去之后一切又会好起来。无论如何,我仍然盼望着这个城市、这份工作还会给我带来新的惊喜,就像在难熬的寒冬里突然看到漫天飞雪一样。

038. 在欧洲浪了一年,我决定回国试试 996 | 老友记

结束了在德国的间隔年(Gap Year)旅行,满血复活的雁南决定回到家乡上海,开始一场新的探险。这一年中,她做过老师,也当过导游,看见了难民的辛酸,也被佛系的欧洲生活弄得哭笑不得。最重要的,是哪怕未来要过着 996 的生活,也总知道这个世界存在着另一种可能。

036. 终于,30岁的人生追着我来了

是的,年龄焦虑,无业游民也有。而且,可能正因为进度比常人要慢,恐慌也来得更深沉一些。然而遵循着集体无意识制定的「人生时间表」,买房、结婚、生子、成为有头衔的大人,有一天摸着肉肉的肚子微醺地想起二十几岁,感叹一句傻 X,这就是长大的唯一路径吗?

033. 一个人的朝圣路

从前的人们总是走路,从一个地方去另一个地方。现代人讲究快捷和实效,总是选择最快的方式到达目的地。不过还是有人一步一步走路,在房间,在虚拟世界,在自然里,慢慢地前行。从不喜欢的工作步行回家,从城市的一头走去另一头,经过中世纪的古道,穿过雪山的垭口。每个人上路的原因也许各不相同,遇见的风景和人也大大相异,中间有恐惧,有勇气,有孤独,也有光靠言语无法尽述的快乐和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