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读了那么多新闻,我想自己去看看

「如果可以亲自去看看正在发生的事情,不知道会不会对新闻有不一样的感受和判断。」这是一种念想,也是过去一年生活在香港的体验。当偶然得知有朋友的朋友亲自尝试,在封城之后进入了武汉,并且从个人视角做了一些记录,我就按耐不住,拨通了这个打往武汉的电话。

046. _____在瘟疫蔓延时

这段日子的心情很多变,有愤怒有感动有悲伤,但也不全然是这些,还有在无人的江边晒太阳的暖洋洋的无聊,以及第一次和大学同学连线打扑克的 guilty pleasure。我想,这些以后我都会记得。我总觉得,我们在经历的并不只是有明确开始和结点的「公共事件」而已。生活是连绵的,等到事件结束,世界去关注下一场灾难,人们仍将带着这段时间里各样的痕迹生活下去。

045. 我努力做社畜,为了以后不社畜

在没法上班的日子,我们和两个资深社畜——板蓝根和小月,聊了聊社畜生活之种种。它如何给我们力量,又带来怎样的沉重负担,而最终我们希望反思——如何让自己在这探索未知的途中不至迷失,又如何在自我实现的同时不至挤压他人。这分寸,我们都需要练习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