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過過「典型」的社畜生活(其實我懷疑是否真的存在典型的、用幾個關鍵字就能總結的生活),但在做新聞的那幾年裡,我也試過沒日沒夜地閉關寫稿,在地鐵里、巴士上用手機更新新聞,和家人吃飯吃到一半,因為遇到突發新聞,立刻扔下筷子跑去寫稿。

社畜生活聽起來很可怕,不值得一過,但在做無業游民的日子裡,我也會懷念那種通宵寫完稿的釋然,那種和同事爭分奪秒並肩完成一件事的豪情。我想自己,或者人類都有不顧一切燃燒自己的慾望,期望自我強大到不可阻擋,把途經的障礙拚命碾碎,即便有時這會讓自己和他人都走上近乎荒謬的偏途。有時候,我們真的迷戀傲慢這宗罪。

這期節目,我們和兩個在大公司里做社畜的朋友——板藍根和小月,聊了聊社畜生活之種種。它如何給我們力量,又帶來沉重的負擔,而最終我們期望超越——比如如何讓自己在這探索未知的途中不至迷失,又如何在自我實現的同時不至擠壓他人。這分寸,我們都需要練習把握。

主持/製作:

振宇

嘉賓:

板藍根小月阿彬

本期聊到的話題:

1. 你是怎麼理解「社畜」的?
2. 你的社畜生活是什麼樣的?
3. 長時間加班真的有必要嗎?
4. 「社畜」是一種共業嗎?
5. 你為什麼能忍受社畜生活?
6. 在大公司工作能給你帶來安全感嗎?
7. 你理想中的工作是什麼樣的?
8. 身為社畜,你有哪些自救的方法?

Show Notes:

1. 本期節目的串場音樂是《忙與盲》,入場是李宗盛版本,出場是張艾嘉版本;
2. 封面題圖是日本藝術家三巴屋うきよゑもん的《現代職場浮世繪》系列。

評論 (1)
  1. 現在我畢業一年,還繼續在NGO里做支教。我也感覺到NGO作為社會組織,沒有很分明的等級。除此之外和普通企業也沒什麼不同,可能沒有嚴厲的批評與social,但一樣有大量的人員更替和績效考核等。我沒有體驗過社畜的經歷,但我從心底里不想給資本家打工,聽了這期節目以後就更不想打工了,雖然這樣賺的不多吧……

發表回復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