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各种声音。

差不多半年时间里,我们在大大小小的空间里录制无业游民,回听每一集的嬉笑怒骂,除了有趣的内容,也慢慢会听到声音本身。有的嘉宾声音温柔绵延,有的则会抑扬顿挫;有的录音地点非常专业,连隔壁厕所关门声都听个一清二楚;也有的地方地处闹市,楼上楼下都是开工的声音,后期处理要一遍遍剪掉滚滚车轮、呼噜噜的杂音。

播客是声音的媒介,可以用分贝计量;播客也是相遇的媒介,我们希望通过节目的声音带你去到五颜六色的地方,认识五颜六色的人。大家可能注意到,我们的每期嘉宾都是自己的朋友,或至少是见过面的人,我们要的不仅仅是声音和想法本身,也是有温度的、有情的人。

半年过去,无业游民的世界好像一个开放世界游戏,越来越多的地图被点亮,散落在各地的无业游民向我们发出回音。我们在开心、欣慰、激动、好奇等等原始反应之后,也想和大家建立更加直接而不肤浅的联系,如果可能也把你的声音汇入我们的声音,去你的现场用电波转译你的世界,给更多的人。

无业游民是个人如其名的小组织,因为无业,所以并不富裕;但恰恰因为无业,也很自由。我们一拍大腿,决定就这样吧,从声音开始的东西,就跟着声音延续。

我们准备开展一个行动的计划: 为了声音去流浪 ——离开香港,搭地铁、火车、飞机、巴士,也用脚和地图,和其他的声音碰头、合唱。

如果你想在家附近和我们不期而遇,或是想听到更多声音,请持续关注这个计划。除了聆听、贡献主意之外,我们也希望通过众筹,让你和我们一起来完成这个计划。

第一站:福建泉州

摄影师郭国柱1982年生于福建永春,毕业于南昌航空大学机械制造工程系,2002年开始自学摄影。

我们的第一站,定在了福建泉州,希望和摄影师郭国柱聊一聊。

郭国柱大学毕业后,返回乡下──福建泉州附近的一条小村,发现村里人口越来越少。疯狂极速的城市化过程像磁石,把农村人口迅速吸到城里去;另一方面,希望留存的村落也被划入城镇化计划,人留住,但自盖的房屋可能会被拆迁。人与房,不可兼得。

于是,他开始记录这些将要被踏平的房。在它们完全消失之前,进去拍些相片。在即将被拆的堂前间里,他拍到很多碗碗罐罐,这是村民遗弃的生活线索,也是不得不放弃的某种生活形态本身。

他说,在今天的中国每天都有20个这样的村庄“消失”。消失是社会意义的被遗忘,村庄的名字再不会出现在任何官方书写里──郭国柱非常讽刺的用经纬度数字来命名他镜头下的每一条荒村。而离开村庄的人也要重新开始,而过去种种,也许已交付给了记忆的爬墙虎。

众筹目标和进度

我们查询了一下,从香港往返目的地的交通费用约为 800 元/人(坐高铁),而泉州当地的住宿约为 150 元/晚(快捷酒店)。根据这个基准,我们制定了三个档位的目标:

一个人去采访: 1100 元
两个人去采访: 1900 元
三个人一起去采访: 3000 元

截至5月23日凌晨,我们已经筹满 3000 元,此次众筹结束,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由于是第一次众筹,我们暂时还没有太多的回馈方式,但只要你捐助了 150 元或以上,我们会在这期节目的 Show Notes 中致谢。